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这个陈洪不一般_寒门崛起
两重天书网 > 寒门崛起 >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这个陈洪不一般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这个陈洪不一般

  楼船靠岸,礼部官员早就在河岸码头铺好了红毯,先是厂卫下船,分列两侧仪仗,继而陈洪等五位太监,打着天子使者的仪仗,缓缓走下楼船。

  “恭迎天使大驾。”张经、何公公率领众官员上前大礼拜见迎接陈洪等五名太监。

  虽然张经等官员对太监鄙夷的无以复加,但是没办法,谁让他是天子使者,代表天子驾临呢,便是再鄙视,也不得不大礼参拜恭迎大驾。

  跪的不是陈洪等太监,而是圣上。

  朱平安也是一样,也不得不随着众人大礼参拜,身处封建时代,岂能越规。

  顿时,码头上跪了一地。

  看到一众文武官员跪在自己脚下,尤其是自己的老对头何公公也跪在自己脚下,陈洪不由眯着眼睛享受这一刻,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。

  “诸位大人快快请起,杂家只是个替圣上跑腿的奴才而已,当不得诸位大人大礼。”

  陈洪享受了一秒后,阴柔微笑着谦虚了起来,弯下腰做了一个虚扶的动作。

  他乃御马监掌印太监,是此行太监中职位最高的,自然有资格代表其余宣旨太监表态。

  “多谢公公,公公自谦了,为圣上分忧,何等高崇。”一众官员拜谢不已,恭维不已。

  “还需验明正身,程序使然,天使勿怪。”张经起身后,上前一步拱手道。

  接着,令礼部的官员上前验证。

  “皇命之重大,容不得半点马虎,理应如此,何怪之有。”陈洪微笑着说道,接着从身上取出一块令符交给礼部的官员,“杂家御马监掌印太监陈洪,此番奉命前来宣旨。”

  接着,陈洪又扭头对一旁的其余太监道,“你们也都将令符呈交验证,还有我们此行任命的文书也一并拿出来。验明了正身,我等方名正言顺。”

  顿时,其余太监将他们的令符以及任命文书全都取了出来,交由礼部官员验证。

  我去!

  御马监太监陈洪!

  朱平安听到陈洪自报姓名,不由扯了扯嘴角,两个月前自己还打了他的干儿子谦胥,没收了谦胥一万多两黑心钱,并且给陈洪写了一封“秋气渐凉,望养神智”的信,令刘大刀押着谦胥交给了当时在苏州采买珍珠的陈洪,听刘大刀说陈洪收下信后还笑眯眯的感谢自己呢......

  自己听了刘大刀的描述就知道陈洪不是谦胥那种没脑子的,是个厉害的狠角色。

  今日一见,果不其然!

  朱平安不着痕迹的观察陈洪,观察他的言行举止,看出这是一个胸有城府、喜怒不形于色的狠角色。

  也是,能在宫里那群身体残缺、心理变态的宦官之中,脱颖而出的,能不是狠角色嘛。

  上次谦胥那件事,是因为自己抓住了谦胥的罪证把柄,只没收了谦胥的不义之财,将太仓银和采买的珍珠交还了陈洪,所以陈洪才没有发难。

  不过,梁子肯定是结下了。

  不人道的宦官制度下,大多数宦官心理或多或少都有些心理疾病,或多或少有些变态,毕竟少了男人的生理乐趣,心理及精神追求上有些扭曲。

  陈洪好像变态的有些严重,曾经何公公的干儿子小喜子还提醒自己小心陈洪,说陈洪这个人在太监中都是出了名的变态,说陈洪崇拜的偶像是南汉国那位提出“文武百官必须先阉割,然后才能当官”的龚澄枢以及传说为了专心修行而自宫丘玄清......

  如此的变态人,让刘大刀带话,说多谢自己......可能吗,陈洪又不是范伟,又岂会感谢自己呢,他要是范伟,现在还在宫里刷马桶呢,又岂会有出头之日。所以,他的话肯定要反过来听,说是多谢自己,必然恨透了自己。

  没想到,今日宣旨的竟然是这位,朱平安顿时警惕起来,打起了百分之三百的精神。

  在礼部官员验证陈洪等五位太监身份的时候,陈洪微笑着走近何公公,一脸熟络热情的拱手打招呼,“呵呵,何公公,两个月前咱俩一别,还以为不知多少年才能相见,没想到这么快咱们就又见面了,何公公别来无恙啊。”

  “唉,杂家跟陈公公比不了,上次一别,陈公公春风得意。杂家自上次见了陈公公,可就一直霉运连连。先是振武营兵变,哎呦,那些杀千刀的变态**,真是作死呦,多亏了状元郎小朱大人,杂家才有惊无险的躲过一劫;继而遭遇了杀千刀的阴险变态倭寇,真是阴险小人,背后搞小动作,提前混入应天,妄图里应外合,谋夺应天,所幸状元郎小朱大人警醒,我应天官员上下一心,粉碎了阴险变态倭寇的诡计,全歼了这群阴险变态倭寇!杂家这两个月可是倒了血霉了,算命的说我命犯小人扫把星,今年会走霉运......”

  何公公叹了一口气,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  朱平安耳朵尖,听了他们俩人的对话,嘴角忍不住扯了又扯。

  何公公挺刚啊。

  何公公话里话外,阴阳怪气,指桑骂槐,就差指着陈洪的鼻子说你是个扫把星,老子见了你就倒霉,后面何公公话里面还不时的加上“变态”、“阴险变态”等词汇,更是对陈洪的指桑骂槐。小喜子当处提起陈洪,形容最多的词就是阴险、变态,肯定是受了何公公的影响。

  面对何公公的阴阳怪气、指桑骂槐,陈洪一脸微笑不变,甚至笑的更到位了。

  “呵呵,不知何公公找哪个算的命,杂家也想见识一下。”陈洪微笑着说道。

  “呵呵,不巧了,那人是我偶然在街上遇到的,不知姓名,再也寻不着了。”

  何公公微笑着耸了耸肩膀。

  “唉,那真是太可惜了,那算命的算的还挺准的,本来还想见识一下。”

  陈洪一脸可惜道。

  ?

  何公公愣了一下。

  “算命的说何公公你今年走霉运,还真是准,接下来何公公还要走一个霉运......”

  陈洪眯着眼睛,一脸佩服的说道。

  何公公脸色不由大变,陈洪说他接下来还要走一个霉运,联想到陈洪今日是来干什么的,说他要走霉运,岂不是相当于说圣旨中他要受罚吗!

  看到何公公脸色大变,陈洪脸上堆起了笑容,“其实,还是要恭喜下何公公的。”

  恭喜我?!

  听了陈洪的话,何公公又禁不住眼睛一亮,陈洪说恭喜我,那岂不是说圣旨中对我还有奖赏?!这真是一惊一喜啊,吓老子一跳,该死的陈洪,阴险小人,干嘛不一次性说完!

  “咳咳,恭喜我什么?”何公公故作淡定道。

  “呵呵,恭喜何公公现在是腊月了啊,过了腊月就是年,何公公也没有多少霉运可走了。”

  陈洪微笑着,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  卧草!

  何公公顿时胸膛剧烈起伏了起来。

  见识到这一幕的朱平安,心里对陈洪的警惕,又提高了一个等级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ctcw.com。两重天书网手机版:https://m.lctcw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